Category小说

《紫罗兰永恒花园》小说 上卷 第二卷第八章 自动书记人偶

这个名字引起骚动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制作者是在机械人偶方面的权威奥兰多博士。

说起来她的妻子小说家茉莉由于后天原因失去了视力,才是这一切的开始。

失去视力的茉莉由于丧失了自己人生的意义变得无法创作而非常消沉,一天一天地衰弱下去。

看不下去的奥兰多博士制造出来的便是自动书记人偶。

能够掌握设定为主人的声音,将人声的言语记录下来的,实现了所谓「代笔」的机器。

虽然当初是为了深爱的妻子制造的机器,之后却成为了许多人的支柱而普及起来。

现在也有了能够提供廉价出借自动人偶服务的机构。

在这个世界从事著代笔屋的人们被称为『自动书记人偶』。

从以前开始就是被人敬慕的职业。

在使用自动书记人偶的业界,有著格外有名的人物。

玲珑动人的声音,以及与此相符的美貌。 Continue reading

《紫罗兰永恒花园》小说 上卷 第二卷第七章 薇尔莉特?伊芙加登

最近终于完成了从南边的海洋国家莱登沙佛特里黑通往北方诸国的铁路。薇尔莉特?伊芙加登

公共交通设施对在广阔大陆中的移动起到非常大的作用,横贯大陆蒸汽火车不仅限于载人,在物流方面也对社会有极大的贡献。此次的成果可以说正是由于南北之间的不和在表面上告一段落才能实现。

横贯大陆蒸汽火车将要举办启程仪式的消息一下子就在首都莱顿扩散开来,想购买首次运行乘车券的人们蜂拥而至。等待第二天的启程仪式,刊登那个情景的晨报不仅在国内发行也运送到了国外。

虽然对于没有兴趣的人是一些不值一提的事情,但是刊登著购买乘车券人们的照片中一位女子的姿态在认识她的人群中不好不坏地悄悄扩散著。

早上,C?H邮便社第一个上班的拉克丝?希比拉看到自己美丽友人的身影自豪地笑了。在山中静静地编织著故事的小说家看到报纸上的照片像是看到了宝贝一样,非常高兴地把照片裁下来装饰在墙上。旅行途中的年轻天文学家在一瞬见呆滞了之后将同样的报纸又买了一份,在远离本部的地方执行代笔任务的卡特蕾雅用单手指著报纸,向男性委托人询问自己和她谁更可爱。

许久未曾见到那张面孔的人任由指尖描摹著报纸。

虽然不过只是一张照片,对于和薇尔莉特?伊芙加登有关的人们来说,却好像在心中印象深刻地刻下了将会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即将发生的启示,就是这样的一个清晨。

午后两点在莱登沙佛特里黑站举行启程典礼结束之后,午后三点横贯大陆蒸汽火车将载著乘客从城镇出发。第一次坐蒸汽火车的孩子们从窗户探出身体称赞著景色,为能够乘上开始运行的第一班车彼此间骄傲地自夸著。

因为工作上移动而搭乘的客人满足于周到的会客和安全的行驶,预约到卧铺车厢的人被舒适侵袭身心迅速地陷入梦乡。 Continue reading

《紫罗兰永恒花园》小说 上卷 第二卷第六章 飞行信纸和自动书记人偶 后篇

业风在街道上、村庄里、森里之中吹过,人们因风势甚大而发出爽朗的笑声。

呼啸的风声宛如天籁之音。沧海之空用太阳的恩惠祝福著大地。

那天从午后开始到傍晚都刮著急剧的大风。那势头与其说是风不如说是像龙一般翻滚身体蹂躏著大地。风之龙掠过之后和树叶声虫鸟声一起演奏出大合唱。

被森林包围著的莱顿沙佛特里黑陆军所有的空军基地演习场也成了风儿的游乐场。

从为了今天这特别的一天无数次来往反覆的公共运行车上走下许多迟来的客人。然后带著空无一人的车厢再回到街道上去。从车上下来的的同行者之间开心地聊著天的同时从林间穿过。走在林间道路上的时候就听到了在空中舞动战斗机的盘旋声,因此喧哗起来发出欢呼声。

第七次航空展览会开办了。在这之中,也有著克劳迪娅?霍金斯带领的C?H邮便社成员的身影。从事务所的内勤人员到完成配送的邮差都是一副被解放感包围的面容行走著。

「……」

「开心一点嘛,小拉克丝。」

在看似都很开心的人群中,唯有拉克丝一人板著脸。

三十多岁的社长拚命地挤出笑容向作为秘书的少女搭话著。

想著自己也是孩子气,拉克丝将胸中无法释怀的感情吐露出来。 Continue reading

《紫罗兰永恒花园》小说 上卷 第二卷第五章 飞行信纸和自动书记人偶 前篇

那个自动书记人偶的假日在寂静中结束。

度过夏末的方式基本上是决定好的。清晨未至就从窗边眺望庭园里的树木,过了正午就在布有阳伞的宅邸周边散步。到斜阳将一切都包裹住之前在树荫下看书,夜晚为下一次旅行做准备。

基本上是在没有旁人的地方进行枪支的分解和组装,为了不让胳膊变迟钝向从树上落下的树叶投掷小刀,没错。

基本上是处于平静之中的。这些大概是将她像孩子般对待的养父母影响的恩赐吧。

说到底会特意去打破她的静寂的人几乎没有。

因为是会给予人以,名为胆怯的感情的存在。

既沉默寡言,又是冰冷美貌的持有者。被自然所包围的时候甚至连人的气息都消声其中。

「薇尔莉特,你啊,要和我一起来喏。」

是不会想要去邀请玩耍的对象。

飞行信纸和自动书记人偶 前篇

莱登沙佛特里黑,首都莱登。 Continue reading

《紫罗兰永恒花园》小说 上卷 第二卷第四章 新郎和自动书记人偶

清晨的月亮漂浮在苍穹之上。

没有比虚幻而又朦胧的夜天之月更能给予月下众生压倒性存在感的景色。但是溶入天空中温柔色彩的月亮与满月有著同样停止时间般让人看入迷的魅力。一望无际的草原和小花这一田园诗般的风景互相调和后就像童话中的插绘一样。

「妈妈」

在这天国一般的风景中,有著一位连月色也不在意一心不乱来回奔走的年轻男子。

穿著长裤、衬衫外穿著羽织的样子非常著急,就是这样的外表。

被称为油加利盆地的这一带有很多未开阔的土地,从城镇走到城镇、村庄走到村庄的距离用脚的话差不多需要半天。定期来往的车辆一天只通过一次,如果错过那个的话地区居民或是旅人就需要自己走或是依赖别的交通手段。在这样的野原世界中,可能会认为障碍物很少要寻人大概很简单但是实际上并非如此。

「……妈妈!」

广阔,便是寻人最大的障碍。

如果要一处不漏地寻找会很花时间,如果寻找的对像在寻找过了的场所之间移动的话也难也察觉。

「……可恶、为啥我要做这种……」 Continue reading

《紫罗兰永恒花园》小说 上卷 第二卷第三章 少女兵和她的全部

长期往来持续的席卷东西南北的诸国联合的战争被通称为大陆战争。

北方和南方的燃料战争。东方和西方的宗教战争。利害一致的北东和南西分别各自组成了同盟。复杂地纠缠著的战争的丝线缠绕著缠绕著,最后突然地断掉了。

成为败者的是北东一方,胜者则是南西一方。本来就是以南方强迫北方进行不平等贸易为开端的战争。对于这个胜利的批判声在与这次的战争没有波及到的国家之中并没有变少。

战争附带的东西便是战后赔偿。

大概是因为一些其他国家的指责,南侧对于战后赔偿止于以对武器和弹药的制造与保管为主和军需工厂的拆除。北侧诸国虽然自然资源较为贫乏但机械产业部分比起南方要优秀一些。将这些技术查抄以及解除武装作为了赔偿。乍一看是没有其他制裁的温和做法,实质上已经就算说是看不见的统治也不为过了。

东西战争表面上是以相互和解的方式解决了。战胜国的西侧并没有没收东侧的信仰形态,提出了共存的方案。但是因为有著东侧的各教会需要上缴一定数额的税金给西侧的条件存在,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相互和解。另外作为最终决战的东西两方宗教至高巡礼地的英特斯被禁止东侧的巡礼了。大陆的国土非常广阔,形成的国家的数量众多。这个被统称的大陆战争说到底也不过是限定的大国之间发起的战争中的一个。

和战后赔偿一同,今后留下的任务之中伤痍军人也被包含在内。

名为士兵的存在在战争结束后便成为国防警备的存在。在这次的战争中负伤的军人们只求一心一意地进行治疗。

作为战胜国之中一个的莱顿沙佛特里黑,其陆军医院坐落在国内的一个略微高起的丘陵上。 Continue reading

《紫罗兰永恒花园》小说 上卷 第二卷第二章 少佐和他的一切

罗兹威尔是一座绿意环绕

到底是从何时开始萌生的。

不清楚是否有什么契机之类的。

如果被问到喜欢她的哪里,也不能很好的用言语表达出来。

每一次被叫做『少佐』的时候都很开心。

想著不保护好在背后跟著自己的她的话不行。

无论在哪里都始终如一的献身打动了自己的心。

那份献身是为了谁,为了什么。

被问到的话,她一定会说是为了我。

唇齿间会自发地编织出自己听起来顺耳的话。

来自主人的肯定,便是对渴求著隶属和命令的她自身的肯定。

那么我的人生、我的爱。

是为了谁。 Continue reading

《紫罗兰永恒花园》小说 上卷 第二卷第一章 半神和自动书记人偶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翻译/优伶

那天从早上开始就是黑暗中参杂著白云一样的阴天。

伴随著太阳西斜雨水打在地上、雷声轰鸣,向著连窗户的铁架子都在震动一样的坏天气展开了。

「变冷了呢。」

说道初秋的话,本来还算是温暖的最近的气温。因为一下子变天的缘故,我和诵读圣书的修女站了起来,开始准备从春天起就没再使用了的暖炉。

我的视线落在刚开始读的书上,然后移向旁边的房间。

有著帘帐的床。嵌在金框中绘有神话诸神的画。古式的梳妆台。这些全都延伸著深深的影子。营造出让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的氛围。

「吶……」

想著沉默著也很可怕,于是向修女搭话了可是却被雷鸣给掩盖过去。是像要撕裂大地一般的巨大音量。我穿著的丝绸长袍下的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海军蓝质地上绣著金色刺绣的长袍有著与神之子相符的庄严但是却不太适合我。

头上戴著的日月相拥的头环也是、这个房间也是、一切都是……。

我从坐著的椅子上起身靠近修女的一侧。 Continue reading

《紫罗兰永恒花园》小说 上卷 第一卷第六章 少佐与自动杀人人偶

莱登沙弗特里希。每当听到它的名字,人们都会第一时间说道:这是个军事大国。这是这个国家在人们心里的第一印象。

这个位于大陆南部,首都城市位于海岸的海洋国家,全年气候温热,即使是在冬季,降雪也并不常见。全国的经济收益来源主要集中于海运以及开发周围海洋资源上,这使其对外出口贸易的竞争力傲视群雄。而莱登,这个国家的首都,则是作为与其他大陆交流必经的口岸,以及重要的商贸大港所被人熟知。

综合以上原因,许多国家的经济发展不能离开与莱登沙弗特里希的贸易。而也正因如此,敌人才会对这个国家虎视眈眈。纵观其历史,记载著无数可歌可泣的抵抗外敌的故事,来自海上或是相邻大陆的侵略者一次又一次的倒它在坚不可摧的血肉长城之前。但是,它也曾有过侵略者横行在其国土之上的屈辱历史……

也正因为如此,每一个莱登沙弗特里希的人民,都会在国难当头之时毫不犹豫的参与到保家卫国、驱逐侵略者的斗争中。这种精神逐渐的在莱登沙弗特里希人的民族性格中根深蒂固。而在持续的对外抗争中,人们意识到,巩固国防是生存的重中之重。人们灵活的吸收了通过贸易交流而得到的别国的文化与武器,并将其最大化效能的利用与发展,这使得莱登沙弗特里希以军事强国的形象在大陆中重新崛起,也让这个全新的形象深深烙印的在人们脑海中。

在莱登沙弗特里希国内,有一个历史久远,自建国伊始便存在著的家族——巴登维利亚家。

这是一个骨子里流淌著英雄的血液的家族。最先家族得以发家,便是因为初代家主拉切特以其高超的剑术和天才般的战争艺术驱逐侵略者,拯救了这个国家,以及许多人的性命,而被封为护国英雄。

在前人功绩耀眼的光芒照耀之下,巴登维利亚家的每一代人都要从军,为国效力,这已经成为了某种理所当然的传统,直至现时家族已经传承至第二十六代,也未曾改变。

我们的故事,在第二十六任家主基尔伯特?巴登维利亚的某次人生中的转机说起…… Continue reading

《紫罗兰永恒花园》小说 上卷 第一卷第五章 囚徒与自动书记人偶

灰白的雪花自天空轻轻飘落。

最初的疏疏雪片不一会儿便群聚起来,支配了整片大地。

在尚未做好过冬准备的村落,在旅者们的头上,在秋意尚存的山野中,冬之化身无一例外地降临,展现著它的力量。

季节究竟为何而存在?

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只能说四季的轮回就是生死的轮回,为了世界能正常回圈下去,它必须存在。

在某个战场上,一位少女抬头凝望著天空。

她开口向身旁的主人询问。

这是什么?她如此问道。

“这是雪。薇尔莉特。”

主人脱下那双被熏黑且留有浓烈硝烟残香的手套,在她面前摊开手来。于是飘落到他手上的雪花马上就融化了。在这不可思议的光景前,感叹自少女的唇间漏出。她试著第一次叫出在主人手心渐渐融化的冰冷物质的名字。

“xuě”

那发音就像牙牙学语的幼儿一般。 Continue reading

© 2018 CheungQ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